央行全面降準0.5個百分點:穩健基調未變 調節力度加大

發布時間:2020-01-02 14:48   來源:中國經濟網  

中國人民銀行于2020年1月1日宣布,決定于1月6日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此次全面降準將釋放長期資金8000多億元,有助于保持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降低銀行資金成本。同時,此次全面降準并不意味著“大水漫灌”,而是體現了科學穩健把握貨幣政策逆周期調節力度,我國穩健貨幣政策取向未發生改變――

2020年首次降準在首日落地。中國人民銀行1月1日宣布,為支持實體經濟發展,降低社會融資實際成本,決定于1月6日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不含財務公司、金融租賃公司和汽車金融公司)。

符合市場預期

近期,市場普遍預期降準窗口已經打開。2019年12月23日,李克強總理在成都考察時表示,國家將進一步研究采取降準和定向降準、再貸款和再貼現等多種措施,推動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明顯緩解。

在此背景下,市場對降準的預期上升。“本次降準符合市場預期。”新網銀行首席研究員、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特聘研究員董希淼分析稱,臨近年末,財政支出力度加大,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處于較高水平。2019年12月31日,央行公告不開展逆回購操作,這為2020年1月份的降準埋下了伏筆。

歲末年初的流動性壓力,同樣使得市場對降準的預期上升。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陳冀表示,臨近跨年的時間節點,現金需求、業績考核、銀行報表等多重因素都使得市場流動性壓力比較大。盡管自2019年12月18日起,央行重啟逆回購,并連續投放了6000億元14天資金以確保市場平穩跨年,但交銀銀行間市場流動性壓力監測指數(IBLI)顯示,元旦前最后兩個交易日,市場流動性壓力快速回升。

此外,隨著2019年12月下旬投放的14天逆回購資金節后即將到期,可能給市場帶來短期的波動。陳冀認為,為對沖到期壓力,同時應對春節臨近市場流動性需求的壓力,央行也有預調投放流動性的必要。

與此次降準時點相似,2019年1月4日,央行也實施了全面降準,分兩次降準1個百分點,釋放資金約1.5萬億元。

引導融資成本下行

“此次降準降低銀行資金成本每年約150億元,通過銀行傳導可降低社會融資實際成本,特別是降低小微企業、民營企業融資成本。”央行有關負責人表示。

此次全面降準,將釋放長期資金8000多億元。在此次全面降準中,僅在省級行政區域內經營的城市商業銀行、服務縣域的農村商業銀行、農村合作銀行、農村信用合作社和村鎮銀行等中小銀行就獲得長期資金1200多億元,有利于增強立足當地、回歸本源的中小銀行服務小微企業、民營企業的資金實力。

“本次降準直接效應是降低銀行資金成本,增加金融機構信貸投放能力。”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表示,銀行資金來源成本下降,有助于激勵銀行在給實體經濟貸款時下調利率。

陳冀解釋稱,此次降準釋放的8000多億元資金,在對沖掉節后陸續到期的6000億元逆回購后,資金的凈投放量有限。但降準與逆回購資金投放有本質區別,準備金率下調向銀行體系釋放的是長期無資金成本的資金;而逆回購資金既有資金成本,到期后還有資金回落壓力,屬于短期平抑市場波動的調劑資金。

陳冀表示,年初央行數量型調控對政策工具的選擇已經表明,當前的調控要為銀行體系補充更多長期穩定資金,以對接年初銀行信貸季節性投放“旺季”,讓更多資金能夠切實服務實體經濟和引導大銀行服務重心下沉,推動中小銀行聚焦主責主業。

每年1月份都是貸款的“大月”。銀行都想著“早投放、早受益”,因此對資金的需求量格外大。王青認為,降準增加了銀行的可貸資金來源,預計在降準效應帶動下,2020年針對實體經濟的信貸和社融增速有望小幅上行。

市場普遍預計,此次降準后,2020年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有望繼續小幅下行。

穩健貨幣政策取向不變

全面降準是否意味著穩健貨幣政策取向發生改變?央行有關負責人強調,此次降準與春節前的現金投放形成對沖,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仍將保持基本穩定,保持靈活適度,并非“大水漫灌”,體現了科學穩健把握貨幣政策逆周期調節力度,穩健貨幣政策取向沒有改變。

日前召開的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2019年第四季度例會強調,創新和完善宏觀調控,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適度,運用多種貨幣政策工具,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保持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與國內生產總值名義增速相匹配,不搞“大水漫灌”,保持物價水平總體穩定。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認為,此次全面降準堅持穩健貨幣政策不變,通過釋放低成本長期資金置換短期高成本資金,保持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流動性結構更加優化。

董希淼預計,2020年我國貨幣政策將保持穩健基調,加大調節力度,保持流動性靈活適度,在穩增長、調結構、防風險等多重目標中尋找平衡。新的一年貨幣政策將呈現4個特點:一是繼續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更好地服務于穩增長;二是更強調結構性、定向性調整,不會搞“大水漫灌”;三是加快利率市場化進程,推進存量貸款定價基準轉換,提升金融資源配置效率;四是積極穩妥地防范金融風險,穩定宏觀杠桿率。

  責任編輯:楊阿敏

广西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极速时时彩彩开奖结果 500万彩票下载app 浙江十一选五牛走势 浙江飞鱼开奖号码查询 山东临沂配资公司 加拿大28结果走势预测 上海十一选五今天号码 吉林快三预测推荐号码 秒速时时彩怎么玩 11选5每天盈利2000
极速时时彩彩开奖结果 500万彩票下载app 浙江十一选五牛走势 浙江飞鱼开奖号码查询 山东临沂配资公司 加拿大28结果走势预测 上海十一选五今天号码 吉林快三预测推荐号码 秒速时时彩怎么玩 11选5每天盈利2000
极速时时彩彩开奖结果 500万彩票下载app 浙江十一选五牛走势 浙江飞鱼开奖号码查询 山东临沂配资公司 加拿大28结果走势预测 上海十一选五今天号码 吉林快三预测推荐号码 秒速时时彩怎么玩 11选5每天盈利2000